您的位置: 玉林资讯网 > 美食

诸天圣元大传 第七十四章、太平军议定总攻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56:34

诸天圣元大传 第七十四章、太平军议定总攻

叹曰:

太平旗飐龙首山,虏骑黯然思乡关。

胡马惨嘶戛然止,贼酋呜咽霎时酸。

布衣能解莫相欺,小丑哪晓知止安。

岂可觊觎轻大国?蕞尔毛贼跳梁欢!

话说当时,伏立明请信使回报李诗剑,用车轮阵,自有破红毛兵骑兵大规模集团冲击之法时,众将与信使都道:“伏参议有何妙法?”

伏立明道“胡拉格斯这红毛妖将,虽然颇有能耐,说到底,还是他那青铜妖镜厉害!

他有骑兵大规模冲击阵形,我伏立明岂能没有对策?这车轮之阵,本就是我伏立明潜心研究出来的!他有招我也有招!”

当时伏立明就将对付之法跟信使说了,破他红毛兵大规模骑兵集团冲击的,是车轮阵有一个五轮齐转之法。

此法,就是将五个车轮阵组合成一个五行阵,这个五行阵,可以视为一个大车轮阵,中间一轮为大车轮阵阵轴,依五行阵法运转,正好可以对付骑兵大规模冲击阵形。

陆虎陆霸都道:“伏参议怎么想得起这等破敌骑兵之妙法?”

伏立明悠然叹道:“当初大同汗国,上下昏聩,我本有心做一番事业,就凭我这车轮之阵,出萧关,战红毛,让他红毛骑兵,永远不敢正眼觑视我国。

不想我这报国之志,功名之心,在大同汗国,竟是无有门路可行。后来,杨清才起兵反了大同汗国,我见他也还算是个明白人,就投奔了他,指望扶助他一统天下,然后再行我志,后来杨清才兵败,幸我主汗皇宽宏,容纳小臣,我这才有今天啊!”

——于是,伏立明五万大军,匆匆赶到龙角峰下。

那原萧关城中三万红毛兵加上来自冷泉县之红毛兵共五万人马,在红毛将莫利率领下,驻扎于龙角峰背后,本待攻打龙角峰。

莫利正为骑兵日日攻打山寨连营无功而苦恼,听说有太平军步兵五万人马来到,当即起全营骑兵,五万人马,气势汹汹,前来冲击,要一泄其愤!

伏立明早已有了准备,大军摆开车轮大阵,五轮齐转,以抗击红毛骑兵冲击。

当时两军野战,杀场盈耳,鼓声震天,早有龙首山探马报上龙角峰:

——报元帅!山下敌军骑兵冲击我军,看旗号,应当是右军来援人马!

李诗君得报,凭高一望,果然正是。当时李诗君道:“我左军守在龙首山,前有胡拉格斯,后有莫利来包围我——

此时右军援我,我们当助右军一臂力,只要右军立住脚跟,安下营寨,那么,我军虽处在敌军包围之中,但敌军外围,则有右军与汗皇禁军反包围敌军。

届时,我军中心开花,前与汗皇禁军合击胡拉格斯,后与右军合击莫利,如此说来,龙角峰下,将是我军一举歼灭红毛兵的主战场!”

于是李诗君回到中军大帐,安排出击,呼应右军伏立明。

先锋大将灿银锤马荣领兵一万,从龙角峰西峰南面下山攻击敌营;

副先锋大刀常胜领兵一万,从龙角峰西峰北面下山攻击敌营;

徐文虎与李达、张立领一万军从龙角峰两峰中间向北出龙首山再转向西面攻击,同时接应马荣之兵;

李诗君则是与徐兴领一万人马与徐文虎方向相反,却是从南面攻击,同时接应常胜之兵!

——龙角峰上,四万人马分四队杀向敌营,那红毛兵大将莫利得报,心中也是惊慌,就赶紧回军。

莫利想不到的是,那伏立明右军五万人马所用的车轮大阵,竟是如大车之轮一般,滚滚前行,跟在红毛骑兵后面杀来,那大车轮阵移动速度虽然不快,但却是步步为营,步步紧逼!

莫利见了,不免有些气急败坏,恨道:“这大同蛮贼搞什么鬼名堂?竟然能挡住我骑兵冲击!我们就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——我们也学着守住营垒,让他来攻!”

红毛骑兵行动速度快,不多时,全部撤退到大营之中,来挡李诗君四万人马之四路攻击。

李诗君见了,就向徐兴说道:“徐军师,我们怎生想个法子,看看怎么偷过红毛大营,速去通知右军,让他们赶快立寨扎营,务必要筑成土墙,以挡红毛骑兵,我们这边攻打敌营,吸引敌人,为他们右军争取时间!”

徐兴苦笑道:“元帅,这个法子还真不好想。不过,我看敌营那边,我右军总领乃是伏立明参议。

不如我们这边大擂战鼓,大张旗鼓地加大攻势,那么,以伏参议的智见谋略,必然会料到这是我军在援助呼应他,他自会主动想法子安营扎寨!”

李诗君听了,就笑道:“好!”

于是李诗君一声令下,四万人马擂鼓呐喊之声,登时就如山崩地裂一般。

伏立明这边呢,果然是心领神会,见到红毛骑兵退入大营,初时尚以为自己这车轮大阵,五轮齐转之法,竟能逼退红毛骑兵。

等到听得敌营那边,龙角峰下,鼓声与喊杀声沸反盈天,伏立明立即了然。当即就令大军,先扎营寨外围栅栏,并置鹿角,再退一步修筑土墙。

太平汗皇开平四年十二月二日,太平军与红毛骑兵在龙角峰下形成了一个包围与反包围的态势:

胡拉格斯实共有骑兵十二万,步兵三万,共十五万人马,包围了太平军左军李诗君与龙首山上;

而龙首山下,胡拉格斯所部十五万人马,在包围了李诗君的同时,却又被太平汗皇十五万大军,以及右军伏立明五万人马包围。

双方在龙角峰下鏖战,至此已经对决了二十一天。

二十一天里,太平军右军平定了萧关州,夺回了要隘萧关城,又由伏立明领五万精锐赶到这龙角峰下助攻,着实辛苦。

太平汗皇李诗剑指挥之下,大军最后合围胡拉格斯红毛骑兵。伏立明来见汗皇。

李诗剑道:“伏参议,你说的车轮大阵,我已经令众将们领兵训练了!你来了,正好就此指点一二,我军大阵熟练之日,就是彻底消灭胡拉格斯之时!”

当时汗皇大营之中,众将领谋臣都在,燕君平道:“我主汗皇,目前我军粮草不缺,而被困之敌,那胡拉格斯所部,目前似乎也不缺少粮草,倒是龙首山上,左军十五万人马,除去五万人随我主汗皇禁军包围敌人,那山上十万人马,每日消耗粮草不少。臣担心,左军粮草不敷呀。”

太平军六路探马总统将郭人英道:“我主汗皇,燕军师,臣手下探马报来,昨日那胡拉格斯营中,不断有战马惨号声传来!臣估测,可能是那红毛兵也是粮草不继了,在杀战马当粮食呢!”

文子明听了,就说道:“郭将军这条消息可真?若是果然红毛兵杀马度日,那他们就离死不远了!”

李诗剑也道:“好!我们总算是看到胜利的曙光了!郭将军,你明天再继续探报,一定要弄清敌营中是不是杀马为粮!

我们消灭胡拉格斯之后,一定要组建一只我们太平汗国的精锐骑兵部队!这红毛骑兵,没少让我受窝囊气呀!这一战打得一点儿也不痛快,憋憋屈屈的!”

原来李诗剑只在初见那杜怀彪与金枪宁诚时,称孤道寡了几句,以示汗皇威严。过此之后,仍然与众臣是你我相称,以示平等。

——且说当时,李诗剑说到这里,又向宁诚、杨度和朱甘二将道:“宁将军、两位先锋,目前我军大车轮阵训练情况怎么样了?”

宁诚、杨度与朱甘尚未答话,有信使匆匆进帐报曰:“我主汗皇,大喜!大喜呀!”

众将见信使来自宫中,都暗暗猜测,却不好开口。

李诗剑听了,问道:“什么大喜?”

原来,这位信使,来自天宁府西京皇城,名叫王正,是为两位太后派来报信儿的:

皇妃慕容婵与王妃慕容娟姊妹两个,竟是同日生产,李诗剑与李诗君兄弟两个各得一子!

信使道:“我主汗皇,太后已经为小皇子和小王子取了乳名,但是,正名字号,太后说了,由孩子的阿爸给取,请我主汗皇定夺,小臣好回复两位太后。”

李诗剑听了,就说道:“我那儿子,若要取名的话,就让他承担我的希望,我愿为生民立命,为我汗国开太平,就叫他‘李太平’吧,取字号的事情,等他长大到十五岁时再定。

至于我那侄子取什么名字?目前他阿爸正在龙角峰上,此时不便联络,王正,你且等上几天,等我大军克敌之日,见了开平王诗君元帅再说。”

当时帐中一将起身,向李诗剑说道:“我主汗皇,老臣愿意冲阵闯营,冲上山去,将此喜信通报诗君元帅!”

众人看时,却是杜怀彪。

原来,杜怀彪老来丧子,他那两个儿子,本也都是佼佼者,一双英雄;故而他见人家得了儿子,心里伤感。

杜怀彪心中就想:此事虽小,我若冲过敌营报得了信去,汗皇李诗剑总得对我另眼相看,也算是我立一件功劳,减些罪过。

若是我冲不过去,死在此地,我这一把老骨头,两个好儿子都死了,我活不活的,又有什么意思?早死晚死,都是一个样儿。

我这辈子,福也享足了——我也做过大同汗国东庭柱公,位极人臣;也做过大度汗皇,面南背北,受人朝拜;如今又幸有汗皇李诗剑宽宏大量,收容了我,也许我就此战死,正可以一好遮百丑,说不定还能青史留名哩!

想到这里,杜怀彪挺身而出,向李诗剑请令,要闯营冲阵,上山报信儿!

李诗剑哪里知他心中想法?当时就说道:“杜老将军,自与红毛兵对敌以来,你也没少立功勋,岂能为我那侄子一个小小婴儿,让你去冒险?”

杜怀彪道:“我主汗皇,老臣这把年纪,就算是死,岁数也够了。我冲阵闯营,正好也可以就此一探敌营虚实,亲眼瞅瞅那红毛兵是不是杀马为粮呢!”

李诗剑道:“杜老将军,那胡拉格斯青铜镜十分厉害,若是老将军你遇上了他,岂不是危险之极么?”

杜怀彪心头一热,就说道:“我主汗皇,老臣愿意尽我忠心,为我主汗皇流尽最后一滴血!至于那胡拉格斯青铜镜厉害,老臣也想过如何躲避了!”

李诗剑与众将领谋士听了,都道:“杜老将军,有何妙法?以前怎么没听你说呢?”

杜不彪道:“这只是老臣我的一个想法,我用大铁盾牌挡住全身,那胡拉格斯的镜子就应该照不倒我了!”

李诗剑听了,笑道:“杜老将军,这个,以前从来没战场检验过,只怕未必能行。何况挡住自己全身

,也不便迎敌呀!”

杜怀彪道:“我主汗皇,老臣此去,并不恋战,只要夺路而走,应该是能成功的。何况,我这一试若是成功了,我军不就多了一个对付那胡拉格斯的法子了么?”

说到这里,杜怀彪跪下叩首道:“请我主汗皇恩准老臣一行!”

李诗剑赶紧离座搀扶杜怀彪起身,说道:“老将军既然主意已定,我这就安排人手,助你闯营报信!”

于是,众人又商量如何助杜怀彪闯营报信。

伏立明道:“我主汗皇,那胡拉格斯防守正面是汗皇禁军团这边,杜将军可以从我所守的那边通过,我们用个声东击西的法子,这边佯攻,吸引胡拉格斯,杜将军就从我们右军防线那边冲上山去。”

众人听了,都说好。当时就此定计——此事商议既定,众人又回头商量先前的事情。

李诗剑道:“先前我们说到车轮大阵的训练情况,怎么样了?”

宁诚、杨度、朱甘都道:“我主汗皇,应当可以大用了,只是,还要请伏参议再复复眼看一看。”

于是太平汗皇并众将都不营内校场,看宁诚、杨度、朱甘三个操演车轮大阵。登时,战鼓声声,车轮大阵转动起来了!

李诗剑与众将领谋士都立在营中高台上,仔细观看。操演完毕,伏立明道:“我主汗皇,确如三位将军所言,已经可以大用了!”

于是太平汗皇李诗剑与众臣重回中军帐,商定总攻日子,就定在十二月五日!

李诗剑向杜怀彪道:“杜老将军,你上山去,就便与诗君元帅说清楚,我们在十二月五日拂晓,发动总攻!”

杜怀彪道了声“是!”就跟伏立明一起去龙首山西北,右军大营之中,准备当日黄昏后,冲阵闯营!

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如何改善
小孩发烧降温方法晚上
大动脉硬化
冠心病吃什么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